诚博娱乐平台

首页 > 正文

承兴34亿事件真相:诺亚摸着京东“过河”?

www.howdiceisthat.com2019-07-20
诚博国际娱乐的官网

  这一厢是京东发布官方说明和向警方报案,那一厢是诺亚财富通过内部信对承兴国际和京东进行讨伐,近些天的资本市场真是风云诡异。

  “承兴事件”回顾

  7月9日,对于承兴国际34亿供应链融资“暴雷”的持续发酵,京东方面再次给出了一份说明,具体如下:

  1、广东承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承兴”)是京东的普通供应商,在京东有一定的业务。在京东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等公司的合同进行诈骗。就此,京东也已经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2、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歌斐”)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和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就歌斐被诈骗一事,京东已积极配合警方进行调查。

  3、我们希望歌斐正视其管理问题,而不要试图通过混淆视听推卸责任。歌斐无端对京东发起诉讼的行为已经对京东的声誉产生了严重影响,京东严正谴责歌斐枉顾事实的作为,并保留对其采取法律手段的权利。

  RVtcXx6AY4fh13

  企查查截图

  事件源发于7月5日,A股上市公司博信股份(600083)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罗静、董事兼财务总监姜绍阳,分别于6月20日、6月25日被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刑事拘留。而这位罗静,其实也是本次事件的主角之一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的实控人。

  罗静被拘,推到了一连串多米诺骨牌。

  7月8日,美股上市公司诺亚财富(NYSE:NOAH)在公告中表示,公司旗下歌斐发行的产品为承兴国际相关公司提供供应链融资,总金额为34亿元人民币。但受上述影响,该产品发生了延期。

  随后,诺亚创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汪静波在一封内部信中提及:“我们有一个核心企业的系列基金,基金的投资标的,主要是向承兴国际相关方就其与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债权提供供应链融资,承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因涉嫌欺诈日前被中国警方采取刑事拘留措施。”

  诺亚财富认为,“承兴国际相关方为京东供应商,双方存在大量长期交易,歌斐已经就这个供应链融资对承兴和京东提起司法诉讼,正在积极配合并尊重司法调查的结果”。对此,京东第一时间予以回应,称承兴涉嫌伪造与京东方面业务合同对外诈骗,与京东无关,并已配合受害公司进行报案。

  目前,该案件已交由司法部门进行核查和等待下一步审理。

  诺亚(歌斐)、承兴、京东 谁之过?

  在等待司法部门对该案件给出定论和进一步审理之前,我们不禁要发问,为何会出现34亿如此规模的“巨雷”?诺亚为何总是逃不开供应链融资的“魔咒”?京东是否真的“毫不知情”?

  拆解承兴事件中的各个参与主体,我们得出,该事件主要的资金方(作为质权人)为诺亚旗下的歌斐资产,京东(作为债务人)到期还款或广东承兴进行回购,主要的融资方式就是保理业务。从业务流程角度来说,即承兴国际把与京东的业务合同,在诺亚公司进行供应链融资,而诺亚将这一基础资产包装为基金产品,销售给投资人。

  我们通过梳理网络上的公开资料可以看出,目前广东承兴(承兴国际关联方)共有71笔应收账款质押和转让登记记录:质权人为歌斐资产的共有58笔,质权人为诺亚(上海)融资租赁的共有3笔。融资方式几乎都是基于与这些集团企业的赊销合同,付款方为京东、苏宁这样的巨头。

  RVtcXxQ4pgfDQxRVtcXxk5c6uGcmRVtcXy38dWsZWTRVtcXyPIBhJ0UGRVtcYFm1k0L1HpRVtcYG6BpIwXX3RVtcYGRIKriGz5

  坦白讲,这种融资方式并不是什么新的玩法,更何况又有大企业背书和上市公司回购作为“双保险”,承兴担当的更像是一个“通道”的身份。只不过,当这个所谓的“通道方”大部分融资都是在应收账款市场进行的,方式单一、笔数众多,且规模十分巨大,某种角度上,这也为后来的“暴雷”埋下了一个定时炸弹。

  涉案34亿元,并不是一个小数目,因此也绝非是某一个单一环节出现疏漏或者作假可以实现的。倘若与京东的应收账款合同是真实的,那么问题的关键就出现在了保理业务中最为重要的一个环节“确权”上来。

  事实上,供应链融资分为“明保理”和“暗保理”,从成本角度来看,承兴选择“暗保理”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而确权则是“明保理”中必不可少的一步,即歌斐对基础资产的真实性进行确认,另一方面,京东也要确认知晓并同意承兴将债权转让给歌斐。

  如果京东方面只是确认了应收账款相关内容,但这并不代表是对应收账款进行确权,确认不等同确权。确权可能会涉及到京东的采销、财务、法务等众多部门,流程也是十分繁琐,但必须指出的是,对应收账款确权过程,才是确定买卖双方债权债务是否成立,交易是否真实的关键一环。

  对于诺亚旗下歌斐来说,这些操作和企业尽调一样,都属于基础风控手段。或许某种程度上,向大企业确权确实是一件流程繁琐且消耗情绪的事情,但从风险角度来说,这是诺亚必要且必须要做的事情,不能因为合作方是上市公司,在信息披露和财务审计等方面有着较强的市场监督,就选择忽视确权。

  与此同时,在整个确权的过程中,由于涉及到“面签”即金融机构核保核签,按照常规做法,“一直都要求两人在现场,拍照或者录像,这也是金融机构用章前述合同的基本原则”。而从公开资料里来看,歌斐对这个流程的态度也并不坚决。

  除了此次34亿元承兴事件之外,诺亚此前还发生过辉山乳业5.46亿元、悦榕项目“烂尾”亏损近3亿元、万家共赢8亿元租金挪用等几个重大事件,而这也充分暴露看诺亚在风险防控和内部管理上的严重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诺亚旗下的歌斐,此次不幸“中招”的金融机构还有云南信托、雪松(中江国际)信托、首建投资本管理、浙江建木投资、湘财证券、摩山保理等等。

  保理“暗坑”能躲么?

  RVtcYGmFFyf27

  承兴供应链融资属于保理业务,这是一种以应收账款债权转让为前提的金融业务,由于涉及主体至少为三方,且存在转让环节,因此这里面也存在种种“暗坑”:

  应收账款真实性难以审核,企业可能通过串通等手段故意调高账面价值;

  应收账款转让难,债务方尤其是核心大企业不愿意配合确权和进行账款确认;

  资金回笼难度高,且不易被监管。

  尽管金融风险是不可能被消灭的,但却是可以通过有效手段进行防范和控制的。即使出现了问题,我们也不要手忙脚乱,而是要去关注和分析风险产生的缘由,并制订出合理的解决方案,将损失减少到最小化。

  此次“承兴事件”的发生,我们要更多看到对于市场积极的那部分影响:

  1、虚假贸易是萦绕在保理业务中,很多保理诉讼败诉的主要原因就是债务人基于与原债权人虚假贸易的抗辩,要通过立法去解决这一难题;

  2、此前很多人认为保理业务最重要的是质权人,其实则不然,整个业务达成的关键在于通过专业团队、合理的资管制度和反复交叉检验,对项目进行充分管理;

  3、不要盲目崇信债务人的信用,在前置业务中就要进行明确约束,穷尽每一个要素和细节,不断降低风险事件的发生概率;

  4、从某位从业者因无法当面确权而拒绝参与承兴项目的消息来看,不能为了促成合作而降低风控要求,错过远比“踩雷”幸运得多。

  当“踩雷”已成常态,那我们是不是应该采取更多“策略”,将风险点放置在“扫雷”上面?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敬畏风险绝不是一句空话,我们的金融从业者们真的要将这一点始终排列在创利之前了。

达到当天最大量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